Loading...

吳念真《遺書》

他不知道員警是怎麼找到公司電話號碼的。總之,當聽到話筒的那邊說「請問是梁先生嗎?這是xx分局……」的時候,他知道事情就如同他所預料一般地發生了。  員警說在濱海山區一條荒僻的道路上發現了登記在他弟弟名下的一部車子,有人死在裡頭,死因可能是廢氣中毒,因為現場看到的景象是車子的排氣管明顯接著水管拉進車內 [...]

林文月《溫州街到溫州街》

  從溫州街七十四巷鄭先生的家到溫州街十八巷的臺先生家,中間僅隔一條辛亥路,步調快的話,大約七、八分鐘便可走到,即使漫步,最多也費不了一刻鐘的時間。但那一條車輛飆馳的道路,卻使兩位上了年紀的老師視為畏途而互不往來頗有年矣!早年的溫州街是沒有被切割的,臺灣大學的許多教員宿舍便散布其間。我們的許多老師都 [...]